主持人: 牛國徽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931-8922277

往期回顧

返回甘肅廉政網
下鄉一人一騎,自帶干糧……這名隴籍清官,今人亦當學之

甘肅歷史上出了很多清官好官,但老百姓以青天傳頌的,首先當推牛樹梅。牛樹梅(1791-1875年),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恩科進士,歷任雅安縣、隆昌縣、漳明縣知縣,資州直隸州知州、寧遠府知府,四川百姓呼為“牛青天”。咸豐三年,尚書徐澤醇薦其“樸誠廉干”。咸豐八年,湖廣總督薦其“循良第一”。同治元年,清廷以為“愷悌益民",擢授四川按察使。

牛樹梅在知縣任上,不擾民,少科派,勤聽斷,減徭役,勸農桑,興教育,淳民風,抑胥吏,禁強暴,廉潔勤政,革除弊政,整飭團練,刷新吏治,平準司法,明慎決獄,感化饑民,善舉無數。下鄉常常一人一騎,斗笠蓑衣,自帶干糧,以開水泡饃為餐。在卸任彰明知縣時,他擔心后任者怠誤,將所有經手要件悉數親手批示,到第二日夜半才處理完畢,擲筆起行,仰首自言曰:“鬼神面前,可鑒此心矣。”

在寧遠知府任上,他整頓銅務,體恤商戶,大力改善營商環境。道光三十年七月初二深夜三更,寧遠大地震。牛樹梅被壓獲救,左腿重傷,他的三歲兒子遇難,西昌一縣有兩萬余人身亡。牛樹梅顧不得自身重傷和失去兒子的痛苦,率領官民抗震救災,深受寧遠百姓愛戴。

在任四川按察使(兼署布政使)時,值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揮兵入川,云南義軍李永等襲取了自貢鹽場,形勢危急,人心惶惶。正因為他政聲卓著,清廷臨危啟用。他的到任,很快安撫了民心,穩定了局勢,瓦解了民變,許多難民因“牛青天再至”而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石達開之所以決定投降。就是有感于牛樹梅“推誠納眾,以信服人,不蓄詐虞”,相信牛樹梅能“胞與為懷,格外原情,有我將士,赦免殺戮”,他才自己“舍命”以“全三軍”。牛樹梅曾說,他是四川空前絕后的臬司(法官), 因為“王侯將相我皆審之,他人能有是乎?”牛樹梅擒審石達開的記載,見于他的文集《省齋全集》。

這就是牛樹梅人格的魅力。在四川臬司任上,他建章立制,整頓書吏,治理“視其肥瘠,任意搕索”的衙門腐敗,社會風氣為之一正。他慎刑省罰,不冤枉一人,不妄殺一人。對已經放下武器的石達開舊部數千人,曉諭教化后在大樹堡遣返回家;他以“幾于身陷大戮而不顧”的勇氣,挽救下一些蒙冤入獄者的性命,做到了一個循吏應盡的責任。

隨著四川兵亂危機的解除,牛樹梅親民愛民、整理冤獄、嚴格執法、視民如傷的做事風格,與清王朝官員貪腐弄權的本性產生了深刻矛盾。他看到前來“善后”的劉蓉、唐友耕陰謀屠殺兩千多放下武器的太平軍降卒的無信和殘忍,感受到力量更大的貪官污吏惡霸豪強枉法橫行而他無力懲治的無奈和憤怒,遂拒絕了“由吏部引見”面圣以京官任用的殊榮,毅然罷官歸隱“獨善其身”,開啟了傳承中華文化的新使命。

他在成都主講錦江書院四年,定章立制,延攬名儒,學貴務本,傳播“實學”,書院學風一時大盛,在甘陜川三省學界產生了積極影響。牛樹梅與曾國藩、胡林翼、左宗棠等中興名臣俱有交往,“學宗關洛”,修道以仁,闡揚孟子等儒家性善思想,推崇張載、薛瑁、李順等理學家,是關隴理學主要的代表人物之一。牛樹梅認為:“仁者,真心也。心到真處,便有悲惻之意。”他倡導學者外貌溫柔和從,而德性自應果健,貴在誠,誠在敬,表里如一,方為合道。

牛樹梅的詩歌質樸,寓精明于渾厚,藏嚴正于寬宏,流露著對百姓“開言已自含酸痛,山內云深未見天”的同情,直面著“爪牙攫噬滿鄉鄰,血肉披淋兒女身”的現實,包含著關隴理學“民胞物與”“視民如傷” 的人本情懷。當代“隴官”當以牛樹梅為鏡,正衣冠、肅政風、敢擔當。(摘自范鵬?《話隴點精》)


南京进院子20麻将群